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修真小说 > 元阵创世 > 第二百二十一章流行

元阵创世:第二百二十一章流行

小说:元阵创世作者:五行缺日

    景庄!这一阶段以来的宣传口计划,你目前都有哪些成熟或不成熟的方案?赵缺日还是想先听一听柳永的计划,因而也就直接这么问到。

    回官家!大宋王朝目前的状态,在部委会议上有个基本共识,社会改革还需要进一步纵深推进,因此在宣传口维稳比较妥当。今年的计划更多的是把中央枢纽出台的改革政策透彻性的进行宣传,其次是在各行各业找一些重点社会问题加以披露和报道,最后是对于开放言论的限制性条件要重点的加以宣传,不能让人认为开放言论就是完全没有限制的进行政治化炒作。现阶段的自媒体,泥沙俱下,这也是今年重点整治的板块。放开和整顿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对于目前自己主管的地盘,柳永显然没有做一个人形图章。赵缺日一问,就能侃侃而谈,条理清晰地回答出来。可见平时的柳永,是处于正常的工作状态之中的。

    赵缺日聆听着,等到柳永说完,这才点了点头道:景庄!你的工作计划我原则上是同意的,但是这里面有两个方面需要你注意。其一是关于社会的宣传政策宣讲和自媒体整治,一定要严格按照法律程序以及法律约定来,要经得住后面的检验。其次是我们在之前忽略了的意识形态领域,你要在部委内部筹备一个小组,重点调研大宋王朝目前的社会思潮走向,一定要在下一步开始重塑经典价值工作全面铺开之前,把大宋王朝关乎于意识形态领域所有存在的问题搞清楚。

    柳永记录的速度飞快,赵缺日话音刚落,他也已经停笔,等待着赵缺日的下文。

    科技带来的媒体变革,这之后媒体类型逐步的变化为小型化和自由化,这些本不是问题。问题是在这样的大量的小型化自媒体媒体面前,很多不可言说的黑色利益链简直让赵缺日心惊肉跳。

    虽然这些媒体表现出来的仅仅只是影响了流行价值观,但是既然能影响流行价值观,那这些自媒体也就有着太多太多的可能性。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

    以经济为导向的流行,总会扭曲价值观。因为流行本身,就是一种价值观。

    流行文化的起源,大约是人类在进入了国家时代之后,由人类之中的精英制定出来种种标准。这些标准要么隐含着极高的审美价值,要么隐含着极高的道德价值,而这些价值,都是让人值得去模仿和追随的。

    精英化了的价值的流行,一度是这个社会的风向标。一个价值的提出,这里面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先决条件,就是精英化前提。没有这个精英化作为前提,所提出来的流行价值,总是会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谬知。

    这种谬知即便当时不能被人们看清楚,之后也一定会被明眼人给揪出来。而现在,赵缺日就想揪出当前流行趋势之中的种种谬知。

    当大数据开始了全面商用之后,以流量为王,以流量作为一切营销投入前的基础之后,所有企业都疯狂了。

    原本社会当中的流行现象,不过是一种集体性的审美变化。但是当这种审美变化有了流量数据作为标注条件之后,一切开始变得似乎荒谬了起来。这个社会总是有很多的**,不管这样的流行背后有着怎样的荒谬性,分分钟被些营销手段带起了节奏,然后从**青年摇身一变,变成了脑残党大军之中的一员。

    流行文化总是善于利用人性的弱点,现代心理学的应用,完全是在魔鬼式的试探着、训练着所有的受众群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始出现了一个提法叫做流量为王。在流量为王的前提下,所有资源和计划,全都是在增加流量和转化流量的基础上,开始了扭曲正常化的价值观。扭曲价值的现象有很多,例如幼龄化的创作居然有了众多的追捧,例如卖鲜肉现象,例如买点击率之类的种种,再例如现在写下的这些文字,只能归类在仙侠题材一样。

    在这些现象的背后,追根朔源,一个是无德商业伦理造成的社会问题;另一个则是科技进步之后的后遗症。

    之前赵缺日有过思考,无德商业时代,所有现代企业除了有数的那么几家之外,其余的商业模式,所谓的创新,全特么的是狗屁。全是一群垃圾在玩弄手段骗取受众,从而达到攫取经济利益之目的罢了。从这个层面上讲,这些人和传统的骗子没什么两样。这其中如若真要分清楚有什么样的区别,恐怕一个是依旧在傻不啦叽的用传统骗术来生存,另一个则是在研究当代政权拟定的法律之后,找到漏洞加以利用罢了。

    这是一幅多么讽刺的社会众生相啊!那些身处高位的立法者们,无论是基于愚蠢,或是基于自我的私利,与这些社会上的新型骗子们达成了某种默契,一边在高举文明继续前进的旗帜,喊着口号却又不断地向后退缩着,让民众们纷纷扮演自己预想之中的傻子,然后既获取了利益又看了一出出人生大戏。

    而另一边呢,就像上面所说的一样,无非就是在相对默契的状态下,该骗的骗,该拿的拿,该交保护费的继续交。交了保护费之后,用骗取来的利益作为业绩,然后社会的经济发展数据也就就能弄得花团锦簇了。

    至于科技进步的后遗症,赵缺日原本就有过不算全面的表述。科技进步本是好事,但是科技进步的同时,人类道德水准本身在下滑,两者之间形成的化学效应,就是科技进步之后的种种症状。这些症状都有着一个明显的指标,所有科技后遗症,在人们享受科技带来的一切好处的同时,也遭受着科技进步之后带来的种种罪恶。

    这是多么美好的现实是不是?在这个美好的时代,人们玩弄着智慧,戏耍着道德。以能玩弄智慧为本事,以能戏耍道德为骄傲。既然智慧和道德都能为人所玩弄,那玩弄玩弄流行,扭曲扭曲价值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好吧,都忘了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罢!

    先前赵缺日和苏轼之间简单的沟通,聊了关于社会上近一个时间段以来流行的一个提法工匠精神。而在赵缺日本身的认知范畴,这个工匠精神无非是把传统文化中的修行艺之本身这一大类,单独摘取了一部分出来,然后改头换面,用符合西方文化口味的方式表达出来罢了。

    现象本不足奇,但是透过现象看本质后,原本这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居然被赵缺日高度重视了起来。为什么会有如此敏感的反应?实在是因为这样的思潮,关乎于赵缺日重塑传统价值经典之大计。

    说白了,这是意识形态之争。在意识形态领域,是一丝一毫都不能退让的。一旦退让了,所有基于传统的、族群文化的根基都将会立之不住。若是真到了那般之境地,还妄谈什么重塑经典之大计?

    因此,赵缺日除了要和文化方面的主官通气,还需要和宣传口的主官再次通气。

    大宋王朝目前的宣传口的主官是柳永,这亦是历史上一个了不得的名人,只不过这个名人之所以名,是因为他的词备受人们所追捧。在其词作《鹤冲天黄金榜上》、《西江月》里,有个自称的别号叫白衣卿相。

    此人喜好混迹于烟花青楼,当时的女子亦是用自身的情感温暖,接纳了视为知己的柳永,这亦是男权社会之下少有的难能可贵,纵观历史,都是寥寥几例屈指可数。

    按照后世人的习惯来看,柳永是大宋时代的妇女之友。一生仕途坎坷不顺,仅凭仁宗时期的恩科得登进士榜,暮年及第,还有什么滋味?全然没有意气风发之情状了。

    而现如今,柳永在这个帝王版养成游戏里,被赵缺日直接任命为宣传部长,主管大宋王朝的宣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