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全本全免费完结小说 > 黄色小说 > 谶颂录 > 第二十三章 车内异响

谶颂录:第二十三章 车内异响

小说:谶颂录作者:华无忧

    天光不耐烦的说道:怕什么,能有什么机关!经过之前的种种遭遇,现在不由得我不多长个心眼儿。天光进去之后,我马上也紧随其后进入了洞口,刚一进去,我们俩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刚才通过洞口向里面观察,限于洞口较小,光线较暗,我们俩看的都不是很全面。在手电筒光线的照耀下,整个岔洞里面一片金光闪闪模样,我们也终于能够看清了陪葬车马的全貌。

    这个岔洞比木板外面大一些,宽五米,高五米,进深十米多,地下铺着一层木炭和石灰。一共有四辆车,均为单辕双轮车,每辆车有三匹马,都与真车马大小一样。前两辆车为战车,长方形的车厢,上有圆伞,下有一个站立的金色御者,后两辆车为出行时的安车,整个车厢高一米五,宽近两米,长度因为角度原因还看不到,上有椭圆形车盖,车前面也有一个金色御者。我长大后见到秦始皇陪葬的铜车马后才知道这里陪葬的车马有多么豪华,除了马匹少了一匹之外,其他都不比秦陵铜车马逊色。想想不可一世的秦始皇陪葬的铜车马比真实的铜车马要小一倍,这里一比一大小的铜车马显然要更胜一筹了。

    所有的车马外面除了车舆部分点缀其他红黑之色外,大都为金黄色。手电筒稍一移动,金车马上面反射的光也跟着移动,我从未见过那么壮观的场面。

    天光看见这个场面,显然也是惊呆了,傻傻的跟我说道:蓬帅,我没做梦吧,真他妈壮观啊!我也被这场面震慑住了,呆呆的答道:应该是没有吧。

    我们俩正在发愣的时候,突然,所有的车马开始褪色,原来金灿灿的颜色变成了青黑色。天光显然没有预料到,吓得他马上端起了枪,急道:蓬帅,这他妈怎么了?我一时也有点儿懵,不过马上就想到了原因,叹了口气,说:没事,车马被氧化了,所以变色了。

    天光说:金子的化学性质不是挺稳定的吗?怎么还能氧化?我说:如果是大块儿金子的话自然没事,可能这些车马上面都是镀的金吧,只是薄薄的一层而已,在这里待了这么长时间了,突然见到氧气,马上就氧化消失了。

    天光听我说完之后也不免有些遗憾,说道:这么说,这事儿倒怨咱俩了,唉我安慰道:这也没办法,咱俩进来之前也不知道会这样,算啦,反正在他们氧化之前也算是有人见到了他们华丽的样子。

    天光显然还是有些伤感,说:那会儿多漂亮啊,如果咱俩带着照相机,把刚才的画面照下来多好啊。我说:你想的倒挺美,照相机多贵啊,你能买得起啊,别想了,四处看看吧。

    天光伤感的心情一闪而过,说:好,我看看这车能不能拆,要是能拆,我拆下几个零件,拿出去,肯定也能卖不少钱。我对他真是无语了,说:你最好老实点儿,这些东西都是一套的,你拆下来,第一不好拿,第二肯定不值钱,四处看看得了。天光还没听我说完就已经动身了,我只能边说边追他。

    陪葬的马差不过半米宽,三匹马加上间隙也才三米多,在车马的两侧都有半米多宽的道路可以通行。我们俩小心翼翼的走着,来到车前后,天光打着手电筒仔细检查了起来。

    我知道天光肯定在寻找宝贝,也不去理他,独自观察车马。氧化反应刚刚开始不久,在车马身上还能看到一片一片的金色,不过在随着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看到这里,我又不由得遗憾起来。

    我正在走神,突然听到天光不耐烦的说道:他妈的,一个别的宝贝都没有,气死我了。蓬帅,你先看着啊,我去后面看看。我无可奈何,是能嘱咐他小心点儿。

    跟天光说完话后,我的思绪被打乱了,只好继续观察。在金色慢慢褪下去之后,在个别地方,我发现了铜锈。这是意料之中的事,看来这四辆车马器都是铜鎏金的工艺。在近距离的观察之下,我对于古人的智慧和能力更加的惊讶了,御者的皮甲衣扣和战马的鬃毛,无不刻画得细致入微,想想古代的技术真的不可小觑。

    我在前面看的正入迷,等我清醒之后一看,天光早就不知道哪儿去了,我有些担心,一边向后面走一边喊:天光!天光!叫了没几声,就从最深处传来了天光的回音:哎!蓬帅,我在这呢。

    我循声而去,看见天光在最后一辆车的车舆上正在摆弄什么,问道:天光,你干嘛呢?天光把手电筒放在一旁,照着车门,蹲在那里,头也不回的说道:蓬帅,这个车门上着锁呢,里面肯定有宝贝,我正想办法开锁呢。

    我对他已经无语了,提醒道:你他妈看着点儿,别再出什么意外。天光毫不在意,说:就一辆车,能有什么意外啊!我正要说话,只听见天光怒道:我靠!气死我了。说完便举起了斧子,劈了下去,铜锁应声而开,天光拿起已经破损的铜锁,怒气未消,骂道:就凭你,还想阻止我,去你的吧。将铜锁扔向地下。

    我见事已至此,心想再说什么埋怨的话也没用了,只能问道:天光,你看看车门还能打开吗?天光听后说道:这还用你操心,你就擎好吧!说着他已经动起了手。

    我将天光的手电筒拿起来帮他照着,好让他看的清楚。铜车马保存的还算不错,门轴处有一些生锈,不过还能转动,天光没费多大的力气,就把车门打开了。

    正在我期待车内有什么东西时,天光突然就从车上跳了下来,同时也传来了天光的叫声:我靠!僵尸!我站在天光不远处,他这一跳下,总算我反应还不错,躲开了,没让他撞到我。不过天光因为受了惊吓,落地不稳,摔倒了,疼的他又开始骂街。我在躲避的过程中听到了天光喊道车里有僵尸,在我躲开之后,马上举起了枪,指向车内的方向。

    我一手拿着天光的手电筒,一手端着枪,向车门处看去。同时天光也已经站起来了,也端起了枪,向车门处靠近。两个人站在一起,胆子也就大了起来,向车内一看,果然有一个人坐在车里。

    那人头戴皮帽,身穿皮衣皮甲,一身戎装,腰间挂着一把剑,端坐在车内。不过看头部和双手,已经都只剩骨头了,说是僵尸肯定是不可能了。我数落道:天光,这就是你说的僵尸?你让他动一下试试!天光看见这人的模样,有些窘迫,辩解道:当时光线不足,我没看清,怎么了,要是你,也得看走眼。

    我不想跟他争论,说:好了,放心了吧?快走吧。天光马上打断了我的话,说:走什么走啊,进去看看,没准里面有宝贝呢。我早就猜到了他会这么说,倒也没有很生气,已经习惯了,说:要去你去,我不去。天光见我没反对,很是高兴,说:没事,要是有宝贝,出去后咱俩平分啊!我不置可否,任凭天光上车。

    天光刚上车,突然从车里传来了唧唧的声音,我看着天光这次连动都不敢动了,哆嗦着问道:蓬帅,什么声音?

    说是一辆车,其实不是,只是因为角度问题我只看到了一辆而已。天光见我发愣,有些着急,问道:蓬帅,发什么呆啊?里面有什么啊?我被天光一叫,才缓过神来,说:豪车!

    天光听后满脸不信,说:什么豪车?现代还是大众?我听后哭笑不得,说:比大众好多了。天光看我认真的样子,一把把我推开,说:我看看。

    我站到一旁,观察着天光表情,意料之中的很快就从怀疑变成喜悦。他连头都不回,大喊道:我靠!金车!快点儿动手!我看天光这么激动,心里有些窃喜,说:行啊,不过我累了,要不咱先歇一会在弄?天光果然上当了,他怒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歇,你闪开,我来弄!

    我要的就是这句话,马上闪开位置,让天光动手。天光这下可真是眼红了,双手握紧了斧子,怀着自己的发财梦,一下一下的砍,丝毫不吝惜自己的体力。他本来力气就大,再加上见钱眼开,不一会儿,就砍开了一个一人多高的大洞。

    他看洞口差不多了,把斧子往腰间一别,说道:蓬帅,别他妈偷懒了,快点儿拿上东西进去吧。我自然不能承认我偷懒了,说:你看你,这么着急干嘛啊?等我恢复体力了再帮你弄啊,你说你也不等我一下。

    天光这时候也没时间数落我了,匆忙着拿上了东西,当先进去了。我一看天光没理我,心里的窃喜不由得减少了许多,忙说:天光,你小心点儿,别中了机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